欢迎你走进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版 > 研究成果 > 专家视点 >

财科院专家 ▏对下一步减税降费措施的展望与建议

发布日期:2018-11-08 点击次数: 字体:

 2018年111日,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提出,要不断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帮助民营经济解决发展中的困难,并强调要抓好6个方面政策举措落实。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减轻企业税费负担。

 习近平表示,要加大减税力度。推进增值税等实质性减税,而且要简明易行好操作,增强企业获得感。对小微企业、科技型初创企业可以实施普惠性税收免除。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16日上午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时指出,中国将实施更大力度的简政、减税、降费,降低市场交易成本。更大力度减税降费措施正在酝酿过程中。然而,要确保整体财政可承受、地方政府可负担,以及如何让企业有足够多的获得感,实现实质性减税降费目标,均需要更细致的测算和安排。我院专家学者对此问题一直保持高度关注,并从专业角度出发,对如何推进下一步减税降费工作提出了不少可行性、方向性建议。

 一、完善增值税制步伐须加快

 刘尚希(财科院院长):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后,完善增值税税制步伐需加快。目前,还没有实现三档并两档的既定改革目标。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应尽快实施,16%的基准税率可考虑下调,这在完善增值税税制同时,也能实现增值税总体税负下降。

 梁季(财科院研究员):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的改革方向,本次增值税税率调减政策,是综合考虑了财政可承受能力、行业税负变动幅度等因素,在保持目前三档税率格局基础上,缩减各档税率间距,为下一步改革做铺垫。现代增值税制度是相对于传统增值税而言的,其基本特征主要表现为,征税范围广、税率档次尽可能少、税制简洁、以消费为税基等。对于增值税而言,其主要功能在于筹集财政收入,充分发挥其“中性”特点,尽可能减少对市场运行的无效干扰,促进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的发挥。现代增值税制度恰能更好实现上述功能,因此也成为实施增值税制度国家和地区所追求的目标。税率档次多寡是影响增值税“中性”特点发挥的主要因素,档次越少、中性特点更突出。

 许文(财科院研究员):各种增值税减税方案,还是要奔着增值税更加规范、税制更为单一的方向调整。最终方案并不好拿,需要具体的测算,既要考虑财政承受能力,改革方案对地方政府也要合适,还要保证企业真正获益,各种因素要综合起来。围绕增值税减税,大致有三方面减税内容:一是朝着简并税率的方向,进一步下调现有税率,这样上中下游企业都会受益,是针对一般纳税人的普遍降税;二是在提高小规模纳税人标准的前提下,当前增值税的起征点可以从现有的3万元/月的标准进一步上调,这将降低小微企业、小规模纳税人的税负;三是现有增值税留抵退税政策可以从部分行业放开到全部行业。增值税可以朝着三档并两档的方向,一档基本税率,一档优惠税率。6%这档税率作为优惠税率可能不会调整了,现在减税更多地会在16%10%两档较高税率上考虑。

 二、通过改革为减税腾出空间

 刘尚希:减税不仅体现在简单的技术操作层面上,还应同改革结合起来,只有通过改革才能真正为减税腾出空间,才能使减税效果更好,使老百姓和企业有更多获得感。市场和政府的作用都要重视,让‘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形成良性循环、形成合力。当前,深化改革一点都不能放松,要进一步推进财税、金融、国企等各方面改革,将改革进行到底。要真正转变政府职能,转移到加强有效的监管和服务上来,为企业、投资者、创业创新者真正提供一个便利、友好的环境。要考虑环境的改善,而不仅仅是“放水养鱼”。从我国现有的情况来看,体制环境的改善比减税更加重要,要先给鱼儿生存的环境“消毒”,而不是忙着先放水。泛泛地说改革与减税并行,不分主次、先后,并无实质意义。企业正是因为有困难有压力才去转型升级,稍微遇到一点困难就减税了,就没有压力和动力去转型升级,结构调整就会受阻。结构性减税是有必要的,有针对性地去减税,而不是全面大规模减税。减税替代不了改革,改革应挺在前面,这个顺序不能颠倒。把全面减税视为改革,显然是混淆了政策与改革的区别。

 三、减税离不开财政的保障

 刘尚希:40年的历史来看,财政的保障性的作用是轻易不可离开的。尤其是,现在面对诸多的不确定性和风险,特别是国家、企业和居民个人之间的利益分配,比如减税的问题,还涉及到风险责任分担的问题,比如社保缴费,也关系到国家的责任,企业的责任和居民个人的责任,这种责任怎么分担,怎么找到一个很好的结合点,平衡点,离不开财政的支撑。经济是财政的基础,财政收入是经济的综合反映。经济发展为财政收入增长提供了扎实基础,实施减税降费又增强了经济活力,促进了经济增长,这是观察财政与经济关系的"大逻辑"。可以说,当前经济发展与财政开始进入良性循环状态。我国未来减税仍有空间,但要找准政策着力点,要满足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提高减税效果,稳定企业预期。同时,要加强财政支出的结构优化,强化预算绩效管理改革,大力压减低效、无效支出。

 四、下一步减税降费政策应结合完善税收制度 

 刘尚希:过去几年的减税中,除了营改增带有一定的普惠性,其他减税措施往往是特惠式减税,即针对特定行业、企业,比如对中小企业、高新技术企业,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下一步减税政策,需要以普惠式减税为主,同时结合税制改革,在完善税制的同时,实现税负下降,而且应当有利于企业公平竞争。同时,减税方式要实现从税基到税率的转变,要较大幅度降低名义税率,同时清理和规范税基,使税率和税基形成新的组合,既能有效引导预期,又不会使税收收入大幅下降。

 施文泼(财科院副研究员):面对日益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微观企业发展和宏观经济运行都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仍需进一步推进减税降费以激发经济活力,稳定企业预期。特别是,应更加注重在税收制度层面上进行稳定、可预期的改革,构建轻税负环境。理顺税收传导机制,消除不合理的政策门槛,使减税降费政策真正落到实处。应结合财政支出结构优化改革,进一步拓展减税空间。优化税制结构,降低企业税负压力。适当降低主要税种的法定税率。优化减税政策传导机制。完善优惠政策执行条件。减税降费要与优化财政支出结构相配合。

 

 文章内容主要综自人民日报、中国参考报、21世纪经济报道、新京报、中国税务报、中国经济网等新闻媒体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