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走进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版 > 研究成果 > 专家视点 >

余永定|基于风险视角的中美贸易战

发布日期:2018-07-09 点击次数: 字体:

今天的主题是风险,我结合当前经济和社会的热点,从风险的视角谈中国贸易战相关风险问题,当然包括中美贸易战的肇始、发展和影响效应等问题。

一、中美贸易战的肇始和美国的行动

美国的贸易办公室每年都要向国会提供一份年度报告,叫做中国WTO承诺的履行情况,一年一本,现在已经出了16本。这16本我没有全看,只看了其中的一两本,但对美国的学者或者官员的敬业精神我还是比较佩服的。这本报告对中国对WTO执行的情况到底好不好,有没有什么问题进行了汇总,并对履行约定的方法提出了要求和监督的标准。本次美国对中国的“301报告”有两百多页,我通读了英文原文。原来我跟大家观点比较类似,觉得中国可能执行WTO执行得不好,但是看完后我的观念也发生了改变。

中美贸易战的几个重要时点。2018年3月8号,特朗普宣布了对钢铁和铝制品加征关税,一个加征25%,一个加征10%;3月22号,美国贸易办公室公布了301调查报告;4月4号,美国贸易代表根据他这个报告公布了1333种总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的名录,宣布在7月6号开始对这些商品加征25%的关税;4月16号,美国的商业部工业与安全局宣布对中兴进行制裁;5月2号,美国代表团来华,3号、4号进行第一次中美贸易谈判;5月15号到19号刘鹤赴美进行第二次谈判,5月30日至6月2日美国代表团由商务部长罗斯带领,再次造访中国,进行了三次谈判——当时大家觉得中美贸易战可能会避免;但是6月15号特朗普确认公开发表声明,美国将于7月6日开始实施4月4日的加征关税。特朗普软硬兼施,这是特朗普的惯例。

美国为什么要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为什么要加征关税?三个理由。第一个理由,中国对美国有大量的贸易顺差;第二个理由,不遵守WTO承诺;第三个理由,通过不公正手段取得美国技术。

对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我们已经讨论了二十多年。按照美国的官方统计3752亿,他认为中国占了美国的大便宜。但是实际上,贸易利益不能只看贸易结果,而是要看贸易过程、贸易条件和国际分工体系的地位等方面。我重点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分析:

    第一,中美的贸易差额实际上没有这么大。关于中美贸易的差额,美国的统计和我们的统计有差额,我们有很多解释,其中也有一些解释是错误的,如强调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中包含了大量的中间产品等内容。真正的原因是美国把很多大陆产品到香港特区,再由香港出口到美国的出口规模,都算在大陆身上。此外,还有离岸价格(FOB等)、到岸价格(CIF等)计算方法不一样,这些会加大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

第二,美国的贸易逆差到底怎么形成的。目前有两种解释方法:一种是美国的储蓄不足,按照恒等式,储蓄减去投资就等于经常项目顺差,如果储蓄不足那就一定会有经常项目逆差,这是个恒等式的解释。另一种是美国的竞争力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从80年代开始就逐渐在衰落,这个又是造成美国贸易逆差的原因。这两个解释从概念上都是正确的,且从动态的情况来看,虽然有时候主要表现为恒等式问题,有时候主要表现为竞争力问题,但是这两边一定是相等的。美国在长期之所以有贸易逆差,主要是它的储蓄不足造成的观点。美国人喜欢消费,没有什么储蓄,凡是美国的贸易逆差增加的时候,一定是美国储蓄率下降的时候,相关关系是非常明显的。美国是从1980年开始有贸易逆差的,一直到今天依然是贸易逆差。1980年中国刚刚开放,贸易量在世界上是微不足道的,而那时美国就已经有贸易逆差了,那时美国主要是针对日本。

第三,贸易是多边的,就是中间产品问题。美国盯住中国多少贸易顺差是荒唐的,美国所有接受过正规经济学教育的专家都不承认这种说法,这是说不通的,因为在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中包含了日本、韩国、台湾地区很多经济体的贸易顺差。美国针对中国打贸易战,其结果导致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减少了,受到国际平衡的压力,中国必然要减少相应的进口,进而影响以中国为出口目的地的国家。这个是世界分工的一个结果,是全球价值链、产业链形成的结果,它是一种以现代化大生产的全球或区域生产分布的结果。所以,美国仅从双边贸易来看待和分析贸易问题是在经济学上完全站不住脚的。

第四,特朗普认为中国占了美国的便宜。什么叫中国占了美国的便宜?中国对美国的顺差并不代表占便宜,这是全球分工、全球竞争和贸易利益全球流动的结果。简单来说,一个国家到底是输出资本还是输入资本只看一个指标,即该国家是经常项目顺差国还是逆差国。中国是贸易顺差国,意味着中国把钱借给了美国,这种资金的借用而且是按照美国国债利率借出的,怎么会中国占美国的便宜?明明是美国占了中国的便宜。所以,特朗普的说法是非常荒唐的,但是他有一种非常强的谈判技巧,这样他就会逼你让步。

第五,我们应该看到中国的国际收支平衡在最近几年有了迅速的改变,基本是属于平衡的区间。所以,美国对中国所谓的利用国际贸易规则行重商主义之实也缺乏最基本的依据。

最后一点,美国的贸易逆差与美国的贸易管制有直接的关系。作为美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美国竟然有许多重要的高科技产品不卖给中国,对于关键性的零部件也有各种限制。这种情况下中国如何拥有足够的空间来解决中美贸易逆差?我们想买美国的东西却不卖,你想卖给中国的东西我们却不想要。这种贸易失衡有一大半是逆差国自身的原因,美国对中国的指责完全是没有道理的。

二、中国履行WTO承诺良好和美国301调查

在研究这个问题之前,我也觉得中国履行的相关承诺可能是有问题,但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WTO的总干事拉米在中国加入WTO的十几年之后,他说:China has done really well in terms of implementing its long list of commitments。这是很高的评价了,特别是作为世贸总干事的中立而专业的评价。

不仅WTO这么认为,美国每年都要出中国WTO承诺履行报告,直到2016年它的评价还是比较积极的。2016的报告中明确指出由于中国加入WTO,中美贸易得到了迅速发展,美国对中国的货物贸易增长了505%,美国的服务贸易对中国的出口增长了802%,这是非常高的增长速度。这是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写的,具有一定的权威性。虽然在执行层面有一定的保留意见,但也仅仅使用了“执行情况是复杂的”表述,并未否定中国执行WTO的承诺。但是美国2017年同样的报告,其态度完全转变了,主要说美国当初根本就不应该让中国加入WTO,因为WTO的规则没法控制中国,甚至觉得WTO的相关规则不够好。那解决的方法也应该很简单,就是基于不公平或者存在缺陷的地方重新谈判,但美国明确表示等不及。美国自己说,WTO承诺并非宗教义务。美国原来一直攻击中国不遵守WTO规则,甚至部分美国政府的高官最近几年连续指责中国不遵守WTO规则,但仔细一条条的对下来,根本找不到中国不遵守规则的表现。所以,美国不谈WTO了,开始谈301,基于美国国内贸易法的相关条款实施单边行动。而主导世界国际贸易的唯一合法的规则是WTO的条约体系和相关规则,凡是不使用WTO规则来处理贸易问题的都是非法的。美国的301报告本质上是非法的,想用301条款解决贸易问题必须要经过WTO的同意,否则就是不一致,是允许做对等报复的。从全世界主要贸易大国的态度来看,对美国301条款等单边行动条款也是非常反感的。

301调查的主要结构包括三个方面,时间的关系,我着力讲最后一个。违反301条款要看贸易对方,即美国的贸易伙伴的贸易实践、贸易政策不合理或歧视性,对美国企业的商务活动造成了负担或限制,那美国可以对它实行贸易制裁。那何谓不合理和歧视性?WTO作为世界公认的基本规则,有非常明确的规定,美国完全抛开了。美国转而依靠自己来判断,给美国商务造成负担就是非法了,显然缺乏必要的逻辑和基本的道理,所以,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反对美国的301条款,WTO也反对。

那退一步讲,即使调查,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调查出什么结果?整个301调查报告中都是围绕中国产业政策,围绕中国制造2025。该报告提出了四条较为强硬的意见:一是不公正的技术转让制度,美国认为违背301,但其实这是一种企业之间的谈判,一种竞争,WTO并没有明确禁止;二是歧视性的注册政策;三是瞄准高技术产业的海外投资;四是认为中国政府利用资本和高度不透明的投资者网络,在海外获取高技术。看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数据,2005-2017年中国在美国的直接投资绿地投资并购是234宗,在这里面有多少项涉及高技术呢?只有17项,剩下的都是金融,网络游戏,旅游。即使是这17项,在美国高技术投资领域中也只投入了200亿美元。按美国最大的房地产协会公布的数字,2009年到2015年中国人在美国购房投资达1000亿美元,远超高科技投资。总而言之,中国对美国投资的大部分钱都投资在金融和房地产领域,真正进入美国高技术行业的很少,而且美国也对中国企业投资美国的高科技企业有严格的限制。

301调查报告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特别有意思的是前几天特朗普承认根本“没仔细看”301报告就签名。美国态度为什么会变化,这很关键,也是真正的风险源所在。中国在美国地缘政治中的地位在不断的恶化,原来是战略伙伴,现在是竞争对手。我们应该认认真真地把这东西看清楚,然后站在维护国家利益的立场表达我们的观点。贸易战已经开打,我们自己应该仔细考虑一下我们今后应该怎么办;风险正在不断的累积,中美贸易也需要站在更高的格局上用大智慧来处置。

 

2018年6月20日“当前中国面临的风险挑战:理论与政策”研讨会暨《公共风险论》新书发布会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