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走进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版 > 研究成果 > 专家视点 >

财科院专家 ▏ 深化增值税改革,期待更进一步

发布日期:2018-10-10 点击次数: 字体:

    3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进一步深化增值税改革,并决定于5月1日起将17%、11%的增值税税率下调为16%、10%、统一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标准、特定行业纳税人留抵税额一次性退还三项深化增值税改革措施。 9月2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回答出席2018年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中外企业家提问时表示,中国下一步将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和更为明显的降费,其中包括增值税税率要继续下降。近日,财政部部长刘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今年全年减税降费规模预计将超过1.3万亿元,同时财政部还在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及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增值税是下一步减税的主要目标之一。此次增值税改革是继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后的又一重大举措。作为税收收入的重要税种,因其价外税的基本性质,增值税税制改革不仅深刻影响企业的生产经营,也与每一名消费者息息相关。我院专家学者对本次增值税改革一直保持着全面、持续的关注,并纷纷从专业角度出发,谈了对进一步深化增值税改革的看法和建议。

    1.此次深化增值税改革效果明显

    刘尚希(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增值税是我国第一大税种,此次增值税改革带给实体经济企业的减负作用非常明显。我国通过降低税率等措施减轻企业税负,尽管不同行业、企业的感受可能会有所差异,但减税效果是客观实在的,税收增长主因是经济发展,也就是税基的扩大。如果没有实施减税降费,在既定的税基基础上,税收增长可能会比当前更高。

这次深化增值税改革,是在之前增值税改革基础上的再一次改革,突出将制造业作为政策发力点,制造业也受益最大。简并增值税税率,能降低税收复杂性,平衡行业间的税负差异,有助于缓解目前不同行业间存在的高征低扣、低征高扣等现象。在去年已将增值税四档税率减为三档,今年继续降为两档,将使增值税制度更加合理,并给企业高质量发展提供资金支持。在我国税收结构中,增值税占比最高,而在增值税整体收入结构中,17%税率所占比重也是最高的,这两个最高的实际状况,决定了降低17%这档增值税率将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傅志华(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深化增值税改革,正是我国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主动之举,是在财税领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具体体现。这是继营改增之后增值税制度的又一重大优化调整,具有多重积极效应。不仅能够降低市场主体税负,激发企业活力和创造力,而且有助于解决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深层矛盾,对于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提升国家治理能力将产生重要影响,为高质量发展增加推动力

    梁季(财科院公共收入研究中心研究员):此次推出的增值税改革举措,对深化税制改革,完善增值税制度,创造公平竞争的体制环境具有重要意义。同时在深化改革过程中,有利于降低市场主体的纳税负担。更为重要的是,在总体降低市场主体纳税负担和运行成本的同时,又重点对制造业转型升级、新旧动能转换、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的产业叠加减税政策,实现“织锦”和“添花”并举的减税效果。在深化增值税改革中,市场主体享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有利于市场主体运营成本降低,预计全年减税超过4000亿元,尤其对于先进制造业和小微企业而言,减税效果更是“锦上添花”。将交通运输业、基础电信业的增值税税率从11%下调至10%,可减轻交通运输和基础电信企业的税负,有利于交通物流和基础电信资费成本的降低。同时,对电网企业实施增值税留抵退税,可增加电网企业的当期现金流,减少电网企业的财务费用,为降低电价提供了空间。增值税改革给交通运输业、基础电信业以及电网企业带来的利好,有望传导至所有市场主体,促进市场主体运营成本的降低。

    2.增值税改革期待更进一步

    白景明(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政策尚未落地。我国持续实施大规模减税降费,旨在用财政收入的“减法”,换取企业效益的“加法”以及市场活力的“乘法”。减税降费如同“放水养鱼”,必将为高质量发展注入新活力。从政府制定的计划来看,在企业降负方面,目前还有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大幅提高企业新购入仪器设备税前扣除上限,扩大物流企业仓储用地税收优惠范围等政策尚未落地。

    傅志华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改革完善增值税,按照三档并两档方向调整税率水平,重点降低制造业、交通运输等行业税率,提高小规模纳税人年销售额标准”。然而,此次增值税改革只是下调了增值税税率,并没有按照三档并两档方向一步调整到位,仍保留了16%、10%和6%三档税率。此次增值税改革为下一步的改革打下了基础,今后要按照三档并两档的方向,通过优化税率设置、健全抵扣链条等措施进一步深化改革,并结合改革情况,推进增值税立法,最终建立现代增值税制度。一是简并税率结构。1994年增值税改革确立了17%和13%两档税率。营改增试点后,为确保新旧税制平稳转换,新增了11%和6%两档低税率。2017年7月1日取消13%税率后,税率减至17%、11%和6%三档。由于各档税率之间的级差较大,特别是最高档税率和最低档税率相差11个百分点,如果将三档税率直接简并为两档,税率调整的幅度也较大,不仅会使部分税率上调行业大幅增税,而且还可能使部分税率下调行业会大幅减税,甚至可能出现增值税留抵过大、无税可交等问题,从而对行业承受能力和财政收支平衡带来较大压力。因此,本着积极稳妥的原则,此次增值税改革只是下调了税率,没有减并税率结构。今后将会按照既定的改革思路,进一步优化、减并税率结构。二是完善制度设计,落实留抵退税政策。虽然此次改革确定了对装备制造等先进制造业、研发等现代服务业符合条件的企业和电网企业在一定时期内未抵扣完的进项税额予以一次性退还,但在具体执行过程中还存在诸多困难,甚至可能引发“骗税”等一些风险。为此,需要完善相关制度设计,规范操作流程,强化监督,并加强中央与地方协调,使留抵退税政策落到实处、达到预期目的。待这一政策运行一段时间后,评估政策实施效果,针对存在的问题,完善相关措施。同时,根据我国的实际状况和政策效果,综合评估各方影响,兼顾征纳双方的客观现实,研究将这一政策推广到其他行业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使税制运行更为合理、有效。三是健全抵扣链条,增强增值税制度的科学性。尽管营改增之后,打通了增值税抵扣链条,但由于行业业务类型复杂、繁多,在一些行业中仍存在抵扣链条不完整和相关制度不明确等问题,出现了抵扣不完全情况,不仅制约了增值税“中性”特点的发挥,而且还影响了减税效果和企业获得感。为此,需要完善相关制度设计,健全抵扣链条,使相关政策有效衔接,增强增值税制度的科学性。同时,进一步明确政策规定,细化操作规范,消除政策模糊以及执行不统一的问题。四是加快立法,建立现代增值税制度。全面落实税收法定原则,加快税收立法,是我国今后财税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增值税作为我国第一大税种,其立法任务尤为迫切。为此,需要与财政体制、地方税体系建设等财税改革相配合,优化增值税收入分享机制,进一步完善相关具体制度设计,建立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现代增值税制度。在此基础上,加快立法进程,将条例上升为法律。

    贾康(财科所原所长)程瑜(财科院科组处副处长):作为对现代化经济体系有广泛和深远影响的我国第一大主体税种,增值税还需要进一步改革和完善。未来改革重点应是推进税制、体制和法制三大制度建设,建立一个更加公正、简明、高效的增值税制度,全面提升税收治理能力和税收国际竞争力。一是未来增值税税率可在2017年四档减为三档的基础上,进一步减并至两档税率甚至考虑最终减至单一税率。二是扩大增值税抵扣范围,制定创新导向的优惠税率政策,切实降低微观企业的税负,激发市场活力。三是针对一些特定行业、领域反映的特别问题,抓紧调研分析,有必要的应及时修订、优化相关实施细则。四是增值税立法应成为构建税收法律制度体系的重中之重。在深化增值税税制改革的过程中,需要充分遵循中性、公平和效率原则,将征税范围、税基、税率、减免税政策等税收要素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在对现行增值税暂行条例进一步修改完善的基础上,适时将其上升为法律,并且在立法过程中为继续推进增值税改革留有空间

    许文(财科院公共收入研究中心研究员):从国外增值税经验来看,如果优惠税率定在6%的话,标准税率大概是12%-13%,我国增值税标准税率仍有下调空间。目前减税空间最大的在于增值税。今年基本税率下调了1%,后续仍有下调的空间。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今年17%、11%两档税率下调1%迈出一步,当时担心财政减收过多,但实际增值税增速还比较高,增值税税率仍有下调的空间。

    施文泼(公共收入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营改增”试点改革的全面推进,消除了货物和服务在税制上的不一致及内含的重复征税因素,但现行增值税制度仍有不完善之处,有必要进一步深化改革,增进税制中性,为各个行业、各个企业的发展构建统一、公平的税收制度环境。一是进一步降低增值税税率,简并税率档次。在财政收支相对平衡的前提下,结合财政支出制度的改革,可进一步考虑适度下降增值税基本税率,取消10%这一档税率。这一方面有助于增进增值税的中性和公平,减轻税率档次过多对纳税人决策的扭曲;另一方面,也有助于降低商品和服务价格中内含的税负,减轻企业和居民税收负担,改善消费环境。二是进一步完善增值税抵扣链条。尽快清理规范简易征收等过渡性优惠政策,以完善增值税抵扣链条,避免因抵扣链条中断造成下游企业税负增加。综合考虑财政收入、经济形势等因素,适时将贷款服务等列入可抵扣范围,进一步扩大增值税抵扣范围,降低纳税人负担。三是完善小规模纳税人管理制度。当前我国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标准为年应征增值税销售额500万元及以下。实行这一标准将绝大部分中小企业排除在增值税标准征收制度之外,极大地降低了其税收负担和纳税成本,但也不利于增值税抵扣链条的完整,因为有可能进一步造成重复征税和纳税人之间的税负不公。因此,应进一步完善小规模纳税人管理制度,对年应税销售额超过起征点的小规模纳税人,实行按行业增值税确定征收率的办法。同时在有效管控的前提下,允许其向具有一般纳税人身份的购买者按行业适用标准税率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进项抵扣。

    文章内容主要综自证券日报、上海证券报、21世纪经济报道、经济日报、中国财经报等新闻媒体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