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走进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版 > 研究成果 > 专家视点 >

财科院专家 ▏详解个税专项附加扣除政策方案

发布日期:2018-10-24 点击次数: 字体:

 10月20日起,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会同有关部门起草的《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正式开始为期两周的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再经过修改完善,提交国务院讨论,于明年11日实施。今年个税改革力度很大,在提高起征点的同时,还首次增加了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或住房租金,以及赡养老人等专项附加扣除。纳税人能少缴多少钱?专项附加扣除为何只选六项?个人申报、信息证明,如何让纳税人少跑腿?防范逃税骗税,确保风险可控,征管如何没漏洞?对于这些民众所普遍关心的问题,我院专家进行了详细解读。

 个税专项附加扣除标准:

 子女教育:纳税人的子女接受学前教育和学历教育的相关支出,按照每个子女每年12000元(每月1000)的标准定额扣除。

 继续教育:纳税人接受学历或非学历继续教育的支出,在规定期间可按每年4800元或3600元定额扣除。

 大病医疗:纳税人在一个纳税年度内发生的自负医药费用超过1.5万元部分,可在每年6万元限额内据实扣除。

 住房贷款利息:纳税人本人或配偶发生的首套住房贷款利息支出,可按每月1000元标准定额扣除。

 住房租金:纳税人本人及配偶在纳税人的主要工作城市没有住房,而在主要工作城市租赁住房发生的租金支出,可根据承租住房所在城市的不同,按每月800元到1200元定额扣除。

 赡养老人:纳税人赡养60岁()以上父母的,按照每月2000元标准定额扣除。

 1.为什么不直接提高起征点?

 白景明(财科院副院长):让生活负担重的纳税人更多享受减税红利。比如同样是月收入上万,但有的人有孩子、有房贷或是接受继续教育,而有的人没孩子,所以生活负担是不一样的。这个扣除的原理就是,要保证人们的基本消费支出能够得到有效的保障。同样的收入,但是负担重,抵扣的税多了,保障程度就高,这也体现了公平合理的原则,如果都是一样的规模,就起不到差别化对待作用了,要让生活负担重的纳税人享受更多减税红利。

 2.为什么只有这六项扣除?

 白景明:以人为本,托底基本消费。这六项是最基本的消费,而且是我们消费支出中占比较高的支出项目,比如一般的住房贷款可能是家里的第一大项支出,还有人们在发生大病的特殊时期支出也非常高,这些都是人们基本生存的问题。我们在综合扣除里也已经考虑了,但是这六项我们要加大力度,不仅体现了以人为本,同时要精准性保民生,要托底基本消费。

 3.怎样扣才能少跑腿 没漏洞?

 白景明:个税改革是一项精准发力的系统工程。第一,所谓精准发力它是托底基本消费保障民生,让人们基本生活水平能够有效地、不断地提高。第二,这次个税改革我们的综合费用扣除都在加大,加上专项附加扣除,能够有效地刺激消费,这也是一个很好的稳增长的措施。第三,主要提高行政效能,实现政府信息资源共享。这次个税改革连带着征管体系要进一步地完善,这种征管体系的完善背后,是政府行政部门配合协调能力的提升,是一个行政效能提高的过程。它必须信息共享,打破以前的壁垒,不信息共享税收很难征上来,它是我们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过程当中的一个步骤。

 赵全厚(财科院研究员):信息化技术会让征管手段更容易做到“应收尽收”。现在数字化技术越来越发达,将更多利用大数据进行征管改革。很多地方在建设税务大数据库,纳入了很多个人交易信息。此外,由于第三方交易平台的出现,现在很多交易都实现了电子化,使得现金交易大幅度减少。征税部门与科技公司合作建立大数据系统,一是可以进行收支动态的监测,如果收入少、支出多就可以被筛选出来;二是将工商注册、纳税情况、交易等数据内部打通,也可以通过软件筛选出疑问点。

 孙钢(财科院研究员)大规模的个税专项附加扣除,以及纳税人自行申报缴税,对税收征管来说都是头一回,还有许多地方需要完善和磨合,对此大家也要有心理准备。从这些专项附加扣除的标准来看,一个总的基调就是‘宽’,较好地遵循了公平合理、切实减负、改善民生的原则。个税改革扣除涉及几亿人,每个人的具体情况又不一样,怎么抵扣、抵扣多少是很大的难题。从操作层面看,方案尽量把复杂问题简单化,让老百姓看得明白,税务部门实施起来简便易行。专项附加扣除牵涉的环节很多,将来个人申报时网络会不会“塞车”,信息提交能不能成功,退税是不是及时到账等,很多都是在实施过程中逐步完善的。只有在大家的理解、配合和支持下,个税改革的红利才能更好地释放,让更多的纳税人受益。

 4.大病医疗扣除标准解读

 孙钢:将起扣标准确定为1.5万元,体现了国家对大病患者家庭的关怀。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定义,当家庭自负医药卫生支出超出家庭总支出的40%时,则该家庭发生了灾难性医药卫生支出。按此推算,我国的灾难性医药卫生支出标准约为1.6万元。此外,我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支付的起付线主要集中在5000元至2万元,统筹考虑不同纳税人群收入水平、风险承受能力,允许1.5万元以上的医药费用扣除是合理的。

 5.住房租金扣除标准解读

 孙钢:上述扣除标准较大程度覆盖了全国平均租金支出水平,同时兼顾了各地租金水平的差异性。住房租金扣除标准总体上略高于房贷利息扣除标准,体现了对租房群体的照顾。

 文章内容主要综自央视财经、人民日报、经济参考报、中国证券报等新闻媒体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