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走进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版 > 研究成果 > 研究简报 >

美国“税改、缩表和加息”组合 对我国产生双重影响

发布日期:2018-01-22 点击次数: 字体:

2017年第39期(总第575期)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刘尚希  赵全厚      封北麟    

近期美联储缩表和加息计划渐次推进,特朗普税改法案落地。这一系列政策组合在全球影响广泛,对我国会产生双重影响:改变社会心理预期和投资行为,这需要我们高度关注。

一、美国税改、缩表和加息对我国短期有影响,
长期更值得高度关注

1.美国税改直接降低我国外资吸引力,制造业面临挑战

美国税改主要包括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和遗产税等改革内容,其核心内容是企业所得税的改革。根据税改法案,企业所得税的主要改革包括:将税率从35%下调至21%,将海外企业利润汇回的税率,流动资产设定为15.5%,非流动资产设定为8%。以及调整资本性投资和利息扣除、盈亏互抵等政策。

由于近年来我国经济发展的基础条件发生了重大变化,特别是要素成本快速上升,人口老龄化加速,环保成本逐年上升,原有的低成本优势逐渐减弱或消失。我们认为,如果一旦美国税改如期实施,对我国的主要影响有:

一是我国吸引外资能力受到一定抑制,资本外流和在华企业外迁意愿加大。美国降低企业所得税,加之其高素质的人力资本、完善的市场机制和法制体系等,将进一步扩大其吸引外资的优势,抑制我国吸引外资能力,也可能加速我国资本外流和企业外迁(主要是FDI和民营资本)。同时,美国降低企业所得税海外利润税率,促使美国跨国公司利润回流美国。不过,美国跨国企业海外利润主要集中在爱尔兰、荷兰、百慕大、维京群岛等避税天堂,我国并非美国企业避税国,其利润留存规模不大,影响有限。

二是我国制造业面临挑战。美国降低企业所得税税率会提升制造业资本的税后利润,促进制造业资本流向美国,不仅对我国制造业的高端环节产生不利影响,而且会对石油化工、金属冶炼、装备制造等我国制造业传统优势领域形成有力竞争。

但这种影响会受到部分因素的对冲,对我国的实际影响可能会减弱。这主要基于两个方面:第一,美国企业名义税负减的多,而实际税负减的少。美国企业实际税负已远低于35%,税改后美国企业名义所得税税率将降低14个百分点,但受到税改取消企业成本费用扣除政策的影响,实际税负下降不多。高盛在对美国税改的分析中指出,按照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的预测,平均实际税负降幅最多才2个百分点。同时,实际的企业减税效果还要取决于对税改何时到期的预计。第二,税收只是影响一国投资和制造业竞争力的因素之一。影响企业投资决策的因素除了税收外,还包括跨国公司的全球性布局、配套的基础设施和物流网络、原材料价格、人工成本,是否贴近终端市场等诸多因素。税收只是影响一国制造业竞争力的因素之一。

不过必须指出,美国税改的心理预期影响很大,而且是全球性的。也可以这样认为,美国一方面大幅度降低名义税率,另一方面取消各种优惠,扩大税基,对财政产生的影响比表面看起来的要小,但对全球产生的心理预期影响却很大,政策操作上实际在转向预期管理,强化预期引导。

在全球不确定性加大的条件下,这种改变预期的政策比给企业真金白银更有效。美国企业所得税税率由35%降低到21%,其所产生的冲击波是巨大的,而“实际税负降低不多”这样的结论会被淹没在强大的心理冲击之中。国际投资者对此所作出的反应可能要更大,可能引发金融市场的不稳定。各国在这种冲击下还可能产生竞相制定减税政策的联动效应,即引发新一轮的税收竞争。若如此,对我国的短期影响将会放大。

同时,国内需高度关注对我国企业竞争力(尤其是制造业企业竞争力)的中长期影响。美国税改的目标之一就是要提升美国税制的国际竞争力和振兴美国制造业,如果其税改能够顺利实现该目标,将对国内制造业的竞争力和经济产生长期性的影响。

2.美联储缩表、加息,对我国金融稳定带来挑战

美联储从201710月开始逐步实施加息缩表计划。此次缩表,美联储选择对国债和MBS持有到期后减少再投资方式自然缩表。按缩表计划测算,美联储约需3年左右即可达到合意资产规模2.5-3万亿美元。美联储已于201512月、201612月、20173月和6月四次加息,目前维持联邦基准利率水平为1.5%。根据市场预测,201712月份有较大加息概率,2018-2020年每年可能加息3次,至2020年达到预期目标均衡利率2.75%

美联储缩表、加息可能扩大资本外流风险,增加人民币贬值压力。如果应对不当,可能使我国金融陷入困境。我国金融大而不强,金融业竞争力不强、金融监管能力不强、政策操作能力不强。一旦出现较大风险,可能就会回归到传统的管制轨道上来。而一旦这样操作,这几年人民币国际化的努力将会付之东流,金融开放也会导致更大的风险。

2017-2020年期间,美联储总资产将从4.47万亿美元,预计缩减至2.7万亿美元左右,缩减幅度高达1.77万亿美元。这使美元走强,其他货币会相对贬值。这对出口有一定好处,对美国出口不利,但美国会用其他手段来对冲,如“双反”。美国的金融战略是对全球“剪羊毛”,通过美元的收、放等金融手段攫取全球财富。这将会使我国的金融稳定与保卫国民财富之间陷入两难:保金融稳定,将不得不牺牲国民财富;保既有财富,可能难以真正稳定开放金融。

3.美国税改、缩表和加息的叠加影响

美国税改、缩表和加息对我国产生多方面负面影响,可能会引起我国短期与中长期利率水平上升,短期和长期资本流出,强化汇率贬值单向预期,减少外汇储备,造成我国股市和房地产市场下行压力,长远来看弱化我国企业竞争力,影响经济增长潜力,具体情况可见表1

总体看,由于美联储缩表加息预期将在未来3年左右完成,而美国税改最早也是在明年实施且其政策效应预计要在未来两年后逐步显现,可能存在着政策效应峰值依次错位呈现,峰值叠加效应有限,因此我们预判美国税改、缩表和加息组合近期(1-3年)对我国的影响主要体现在资本外流的预期强化和现实压力,远期(3年后)主要体现在我国企业竞争力下降,经济增长潜力削弱。

 

1:美国税改、加息和缩表对我国经济变量的影响

变量

资本流动

利率

汇率

外汇储备

资产价格

企业竞争力

经济增长

 

美国

政策

短期利率

长期利率

短期资本

长期资本

股市

房地产

加息

▲▲

▽▽

▽▽

缩表

▲▲

税改

▲▲

▲▲

▽▽

注:▲表示利率的上升、资本的外流;▽表示人民币汇率的贬值程度、外汇储备的减少、

资产价格下行压力、企业竞争力和经济增长潜力的下降。

二、未来美对华经济政策预判

依据对特朗普近1年多来的竞选宣言、施政纲领和政策举措分析,预期未来美对华政策将在以下4个方面发力:

1.美国政府可能在钢铁、铝合金、汽车、飞机、造船和半导体行业对华扩大实施“双反”调查,征收高额惩罚性关税。

美方长期高度关注对华贸易逆差问题。据商务部报告,2016年美方统计对华贸易逆差达到3660亿美元。特朗普甚至认为美国贸易问题是导致美国制造业空心化、失业问题以及中产阶级消失的重要原因。因此,在20171128日美国商务部主动发起对我国通用铝合金板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后,会继续扩大“双反”调查行业领域,并依据调查结果和美国国内法对相关进口产品征收可能高达45%的惩罚性关税。

2.美国政府可能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对华实施更强硬的技术封锁政策,加大力度限制部分技术导向型的我国海外企业并购活动。

获取新产品、新技术、新工艺是我国企业海外并购的重要原因之一。历史上美国政府就曾经以涉及美国国家安全利益为由限制我国企业海外并购。在加大对国内制造业保护和发展的强烈主张下,美国政府会更为频繁地采取行政令等方式限制我国技术导向型的全球海外企业并购活动。

 3.美国极有可能单方面宣布我国为“汇率操纵国”。

美国政府长期将“汇率操纵”问题作为与中方谈判筹码换取其政治经济利益,但已连续九次未曾将我国列入“汇率操纵国”。但是,在20171130日美国特朗普政府首次公开宣称反对我国自动获取市场经济地位之后,为下一步加强对华贸易保护与制裁措施进行粉饰铺垫,可能单方面宣布我国为“汇率操纵国”。

4.美国可能继续施压我国全面开放金融市场。

《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被认为是美国20世纪30年代之后针对美国金融行业的最严苛的立法, 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美国金融机构的市场活力和竞争效率。因此,2017年2月,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要求美国财政部长在120天内给出修订《多德-弗兰克保护法》的建议。虽然,目前美国财政部仍未提出具体修订方案,但作为未来金融自由化改革措施仍将可能推出。在加大美国金融自由化改革的同时,为推进美国金融服务贸易全球扩张,美国可能会在201711月中美元首达成的加大幅度开放我国金融业共识的基础上,对外资金融机构在华设立形式、地域和业务范围等方面施压我国加快开放进度和力度。

 

(作者单位: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