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走进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版 > 研究成果 > 研究简报 >

职校升格(更名)之风偏离职业教育改革方向

发布日期:2018-04-20 作者:韩凤芹 史 卫 点击次数: 字体:

2018年第11期(总第589期)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         年四月十七

一、高校升格(更名)风再起引去“职业”忧思

2018120日,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公布了进入专家考察阶段的拟更名或升格学校名单。面对再次兴起的更名潮,多家媒体进行了报道,并展开相关讨论,其中的去“职业”现象引起社会很大忧思,《联合早报》等外媒也进行了报道。

这次21所新设本科学校中,17所是由高职学校升格(更名)而来也就是将校名中的“职业”二字去掉而冠以“科技”、“工程”“商学院”等名(见表1这种去“职业”化现象是近二十年来学校升格转型的一个重要趋势,更是民办教育发展的一个重要途径。如本次升格更名为“某理工学院”的,前身是一所摩托培训学校,后发展“省摩托汽车培训学校”“省摩托汽车成人中专”、“理工职业学院”,本次得以完成去“职业”化成为本科学校。再下去就是“去职教化”了,如早几年完成更名去“职业”的“某科技大学”,短短几年时间已经发展成涵盖八个学科32个本科专业的综合性大学了。

 2017年度申报设置列入专家考察的新设本科学校名单

序号

申请建校名称

建校基础

学校前身源自

1

福建应用技术学院

福建师范大学福清分校

福建莆田地区师范学校福清分校

2

泉州理工学院

泉州理工职业学院

晋江摩托培训学校

3

南昌管理科技学院

南昌职业学院

江西大宇职业技术学院

4

江西信息学院

江西先锋软件职业技术学院


5

山东经贸学院

山东外国语职业学院


6

济南工学院

山东凯文科技职业学院

山东大学电子维修培训学校

7

山东外事翻译学院

山东外事翻译职业学院


8

中原科技学院

周口科技职业学院

周口市海燕职业中专

9

郑州西亚斯国际学院

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


10

三峡航空学院

新建

海航航校

11

深圳技术大学

深圳大学部分资源

深圳大学应用技术学院

12

广东工商学院

广东工商职业学院

东方人才学校

13

广州科技学院

广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

广东南大专修学院

14

广西经济学院

广西经济管理干部学院

广西壮族自治区经济干部学校

15

广西城市学院

广西城市职业学院


16

海南科技学院

海南科技职业学院

中央美术学院海口校区

17

重庆建筑科技学院

重庆房地产职业学院

重庆科技进修大学

18

重庆机电工程学院

重庆机电职业技术学院

重庆兵器职工大学

19

成都艺术学院

成都艺术职业学院

四川开元艺术学院

20

陕西电子科技学院

陕西电子科技职业学院


21

西安汽车学院

西安汽车科技职业学院

西安市雁塔区西影路摩托车修理技术培训学校

多次兴起的学校升格更名风潮,从制度上将各教育分出三六九等,实际上形成了普教对职业教育的掐尖行为,对原有职业教育体系造成很大冲击,不仅极大影响了职业学校自身的质量建设,而且进一步加剧了社会上轻职教的风气,矮化了职业教育,其带来的不导向将会进一步迷失职业教育的发展方向。

二、升格(更名)转型带来的是普通高等教育的低水平
过度发展与高等职业教育发展的矮化

在我国进入社会主义新时代后,亟需高质量的职业教育,而不是这种厚此薄彼的升格(更名)。在升格(更名)潮中,不少高校落入“升格陷阱”,不断追求向更高层级迈进,以条件定方向扩专业,完全脱离了“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原则。通过短期大投入,学校硬件条件容易实现,但内涵成长难,很多学校升格后,师资力量、教学内容、教学方式都没有太大改变,造成很多升格学校有名无实。

高职学院升格表面看是多方共赢。对地方政府而言,辖区内学校升格是政绩;对学校而言,在级别、招生、经费各方面都会有很大提高;对教师而言,在职称、收入和社会地位方面都会有较大提升。但对国家来说,却是大量职业教育资源流失,普通高教低水平扩张。特别是2004国家限制升格以后公办学校虽然有所控制,但一些办学条件、师资力量相对薄弱的民办高职学院却成功升格为应用型本科院校据统计,2005年有2所,2008年有12所,2010年有1所,2011年有18所,2012年有1所,2014年有24所,2015年有3所,2016年有1所,2017年有1所。二十年来升格(更名)转型发展实际上带来的是普通高等教育的低水平过度发展与高等职业教育发展的矮化,直接造成了我国教育体系的失衡。


三、重普教轻职教的行政管理理念使职业教育发展迷失了方向

屡禁不止的升格(更名)转型之风与我国教育行政管理上重普通教育轻职业教育,重高等教育轻中等教育理念是分不开的。虽然我国现代国民教育体系包括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两大类型。但是,长期以来根据教育层次设立不同的行政级别,对相关高等院校进行管理。即,“专科”院校一般为副厅级单位,“本科”院校一般为正厅级单位,有些重点“本科”院校为副部级单位。在这一管理模式下,一方面各级教育行政部门采取各种措施抑制高职院校的“升格”行为,另一方面,一旦升格,即纳入普通高等教育。这样高等职业教育不仅被矮化,还被固化,高职成为高技能人才的“终结教育”。

在这样的管理思维下,很多地方自然将提升职业教育质量异化为学校升格,而忽视了学校内涵建设。如多地将当地职业学校升格列入地方发展规划,甚至拿出专项经费扶持。即使在对民办职业教育资助上,也是多集中在高职,而且有多地在《民办教育专项资金管理办法》和《关于加快发展民办教育的意见》文件里明确将支持民办职业学校上等级作为专项资金使用用途。而对提升职业教育质量的校企合作、产教融合等很少涉及。 

就财政而言,近年来随着职业教育财政经费的大幅增加, 重普教轻职教的经费投入格局有了很大变化。但是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特别是与普通高等教育相比,在经费保障上还是存在差距。一般来说高职生均经费高于中职,普通高等教育生均经费高于高职。2015年,地方高职高专生均公共财政经费12772元,比地方普通本科学校少5281元,只有中央普通本科学校的一半。就职业教育特性来说,其成本一般要高于普通教育,特别是培养高技能的专业成本更高。现有的“一刀切”甚至低于普通教育的生均经费拨款制度直接制约了高技能专业的发展,现在国家大力发展职业教育,但具体到各个学校,因成本的考量,往往把有限的资源用来扩大低成本专业,从而导致产学脱节进一步加大。此外,由于升格有着明确的学科和专业的数量要求,也诱使很多以升格为目标的学校,更多地向低成本专业扩张。

消除不利于职业教育建设与发展的政策思考与建议

简单升格(更名)不能提高我国职业教育的质量,只会造成高职的弱化和普通高等教育低质量扩张,影响我国教育体系的健康发展。建议立即叫停这次更名升级行动,从顶层设计上有序推进我国职业教育层级向上延伸,创新体制机制,切实提升教育质量。

(一)明确职业教育应有的功能定位,重塑职教体系

在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时,应旗帜鲜明地规定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国民教育序列中的两大类型,明确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的同等地位。

)提升职业教育的层次

从国外职业教育发展历程看,随着科技的进步与经济的发展,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职业教育的高质量发展成为必然要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标准分类法》明确高等职业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一样,都分为学士硕士博士层次。我国当前职业教育升格(更名)之风的背后,事实上也反映了职业教育院校提升自身层次的强烈需求。随着市场对高层级的技术人才的需求的日益强烈,亟需职业教育走高质量发展之路可以考虑在部分发展质量好、社会认可度高的高职院校中,选择品牌示范提升院校的层次(如提高行政级别、教师待遇、硬件投资、生均拔款等)。对于已经升格的新建本科院校,应抑制其继续向学术性大学转型的趋势,引导其立足于应用型本科,提升内涵,走高质量应用型大学发展之路。

(三)完善职业教育财政保障体制

以生均经费为抓手,建立与职业教育办学特点相适应的保障体制。通过完善生均经费制度,为各级职业学校提供与普通教育大致相等甚至超过普通教育的保障水平,从财政上消除职业教育是低层次教育的误区,建立正确的社会导向。在建立职业教育生均经费拨款制度的同时,还要充分考虑职业教育培养成本较高的特殊性,逐步建立差别化的制度,不能简单参照普通教育的管理模式。同时,改变按照办学规模、学校层级等进行补助,着力完善财政资助民办高职院校的政策和制度,营造公平的发展环境,通过建立和完善差额补助、定额补助、项目补助、奖励性补助等多元化的财政资助机制,让民办职业学校更多加强自身建设,提高教育质量,办出特色品牌。

 

 

             (作者单位: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