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走进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版 > 研究成果 > 研究简报 >

全球经济前景分析 ——全球经济展望与经济风险形势分析研讨会观点综述

发布日期:2018-05-02 点击次数: 字体:

2018年第13期(总第591期)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

2018年2月5日,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和世界银行在京共同举办“全球经济展望和经济风险形势”研讨会。来自世界银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财政部,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家统计局、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等机构的知名专家参会研讨,七位专家作了发言,会议围绕全球经济增长形势及其影响因素进行深入交流和探讨。现将主要观点综述如下。

一、当前全球经济总体向好受多重因素推动

(一)全球经济增长反弹趋势明显

从全球经济增长的整体形势看,从各方面看都呈现出反弹的趋势。2016年,全球经济增速为2.4%,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最低水平;2017年上升为3%,与过去5年的经济增速相比还是比较快的。美国、欧元区、日本等发达经济体的增长高于预期。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迎来了非常强劲的经济增长。一些出口导向型的经济体和一些以制造业为主导的国家,经济回暖趋势尤为明显,而全球贸易与跨国投资的回暖是这些国家经济增长反弹的重要因素。

世界银行预测,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为3.1%,比2017年高0.1%,也高于2011-2015年的平均水平2.8%。2018年发达经济体增长预测为2%左右,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国家增长预测4%左右,均高于金融危机之后的平均水平。未来一段时期,全球经济整体呈现较好的增长趋势,但不同地区差异化明显。在东亚地区经济增长趋弱的情况下,中国的经济增长情况令人称奇。欧洲、中亚、加勒比海等地区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虽处在受国际金融危机冲击较严重国家的周边,其经济增长也会回暖,而且在中东、北非和南非地区尚有很多支持经济增长改善的因素。预计撒哈拉以南地区的经济增长率将从2.4%提到的3.2%或3.5%,但这样的经济增长率也不足以让这些国家在短期内达到世界平均发展水平。

)周期性的复苏和宽松的货币政策推动

2017年全球经济增长2016年下半年以来经济增长的推动,主要原因是周期性的复苏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尽管结构性改革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推动经济增长的方式并没有变化,仍然呈现周期性特征。2016年下半年开始,全球的生产、投资、贸易开始周期性复苏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超出预期,但要防止因政策主导的去杠杆、整顿地方政府债务后基础设施投资的下降,拉低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周期性复苏主要是宽松的货币政策连续刺激的结果,企业部门的不良资产转移到央行,企业部门资产负债表逐步修复,经济才出现回升。但央行要考虑逐渐缩减资产负债表并为下一轮危机准备,未来两年的经济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主要国家央行货币政策的调整。

二、全球经济未来前景趋于疲弱

(一)全球经济存在一定增长潜力

全球经济平稳或往上增长潜力也存在。发达国家已进入恢复期,相对稳定,因为增长潜力到了瓶颈。新兴经济体已过了高速增长期,逐步进入中速增长。而可能出现高速增长的经济体需要满足统一的商品市场、要素市场、企业家精神、政府能力、宏观经济稳定等条件。另外,全球经济增长还需要关注美国政府的政策和全球前沿科技、技术进步所带来的生产可能性空间的拓展。前者包括美国减税和吸引制造业回归的政策。技术革命的主要技术问题都已经解决,现在处于社会适应性的阶段,新技术进展对未来的影响更应关注和评估。虽然发达国家的技术领先中国,但中国有庞大的市场,具有易于推广新商业模式的优势,因技术进步带动经济增长的机遇并不低于发达国家。

(二)长期看增长潜力降低影响未来全球经济增长

全球经济增长的前景,短期看经济增长态势较好,但是中长期因增长潜力降低而相对疲弱。国际金融危机之前世界经济的潜在增长率是3.4%,2008-2012年下降到了2.8%,过去5年又下降到2.5%,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都在下降;危机之前新兴经济体的潜在经济增长率接近6%,但过去5年只有接近5%的平均水平。潜在增长低于长期平均趋势的现象,在50%左右的新兴经济体,90%左右的发达经济体都存在这样的问题。这表明中长期的经济增长潜力不容乐观。潜在增长疲软的原因在于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投资不足和人口结构到达临界点等变化影响了劳动力市场,虽然南亚和非洲地区存在人口快速增长和劳动力增长的情况,但由于缺乏足够的教育和培训,劳动力难以进入国际市场。今后十年劳动力市场的疲软还将持续,影响全球潜在增长和实际经济增长。

(三)总需求、贸易以及要素生产率等不足以支撑未来的经济增长

全球经济好转的原因是发达经济体复苏和新兴经济体好于预期的表现。发达经济体中,美国、欧洲以及日本的经济好于预期。新兴经济体中,俄罗斯和巴西在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国内政治、经济以及地缘政治的不利情况下也由前两年的衰退恢复了增长。随着美元的贬值、全球经济的复苏以及需求的增强,大宗商品价格还会稳步上扬,未来两年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处于比较好的态势。2018年可能会是个高点,2019年速度可能会有所回落。

尽管国际金融危机十年以来世界经济出现了难得的向好态势。但是,总需求、贸易以及要素生产率等不足以支撑未来全球经济增长。全球的消费需求相比前七年的5-6%的增长下降到目前的2%左右,投资需求7%的增长下降到3%。贸易增长也可能是全球增长的带动,是结果而非动力。2017年,全球FDI比2016年下降了16%。全要素生产率,尤其是劳动生产率,目前处于较低水平。另外,股市、资产价格存在泡沫,与实体经济脱节严重。发达国家的股市涨幅将近20%,发展中国家30%。资产价格中美国房地产房价指数几乎恢复到历史最高位,达到2004-2005年的水平,略低于2007年历史最高水平。美国股票的市值突破40万亿美元,是GDP的两倍多,根据历史经验也到了显著调整的时期,对全球的经济将会有影响。泡沫引起的通货膨胀以及政策抑制的经济影响值得关注。

三、中国经济增长稳中向好

(一)中国经济增长由高速增长平台逐步向中速增长平台转换

中国经济目前的整体态势是由高速增长平台逐步向未来的中速增长平台转换,转换的因素包括重要的需求侧、人口总量及结构、环境因素等。房地产、煤炭、钢铁达到了历史需求的峰值或增速最高点,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已触底线。2017年是中速增长平台形成的验证期。支撑中国经济过去高增长的出口、基础设施投资、房地产投资三大需求基本上触底。去产能取得很大进展,工业品出厂价格和工业企业利润涨幅较大,PPI由负转正增长。但中国经济增速难以达到7%以上的高平台,否则会大起大落,给整个中国经济带来很大的波动和影响。

(二)多重利好因素为未来中国经济增长奠定良好基础

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的有利因素是国内需求总体上保持稳定的增长。改革的促进效应,包括国企改革,创新驱动,振兴乡村战略以及全球经济的复苏等方面是未来中国经济的推动因素。

2017年为未来中国经济的基本走势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一是稳增长,防风险,提质增效各方面成效明显,经济触底企稳,增长率比2016年回升了0.2%。二是新增就业1300多万,新增人口1700多万,其中新增的二孩大概是900万左右,占全部新出生人口的一半以上。这些都将提升中国未来潜在增长率。三是价格稳定。四是对外贸易扭转了持续两年的下降势头,出现了稳定的增长。五是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7.3%,比人均GDP的增速高出一个百分点,比整个GDP的增速高出0.4个百分点。在经济基本满足各种量的基础上,更多的应该关注经济增长的质量、增长的环境以及公共服务提供等方面。

(三)投资增速下降可能对中国经济增长产生一定影响

有专家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未来走势为中速增长平台的重心会有所下移。原因是存货在上升,总需求并没有上升,生产性投资也没有回升,其中最不稳定的因素是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比较OECD国家同时期的发展数据,中国虽然与OECD国家同等发展水平时的经济结构相似,但中国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和房地产投资两项的比重高至两倍,中国目前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占整个终端需求新增量的比重约为50%,投资形成的地方债务超规模容易受防范风险控制政策措施所限制,可能导致因政策调控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增长速度的下降引起经济增速的减缓。

  

 

                    (石英华 潘旭亮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