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走进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版 > 科研动态 > 新知大讲堂 >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副校长、政治哲学博士Paul Kelly主讲新知大讲堂 第六期 “全球政治风险:英国脱欧与美国大选”

发布日期:2016-11-08 点击次数: 字体:

  2016年11月2日上午,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副校长,政治哲学博士Paul Kelly教授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新知大讲堂做了题为全球政治风险:英国脱欧与美国大选的学术报告。报告会由傅志华主任主持。
  针对英国脱欧,Paul Kelly教授介绍说,脱欧公投是在英国保守党内部出现分裂、首相卡梅伦大选前与欧盟其他国家谈判继续留在欧盟的条件这个大背景下进行的,这场公投实质上最终演变成了对移民问题的看法。通过对投票的人群和地域的统计分析得出结论,年轻人或学历较高的人群以及对金融产业依赖大的地区更愿意留在欧盟,而年长者或者学历较低人群以及重工业地区更倾向于脱欧。公投结果决定脱欧,卡梅伦辞职,特雷莎梅执政新政府。英国政权更迭意味着英国政策的新变化。决定脱欧后最显而易见的结果就是要重启2009年通过的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谈判,英国的脱欧谈判将在明年3月份启动。是硬脱欧还是软脱欧,抑或对不同领域进行具体分析从而在英国和欧盟之间达到比较微妙的平衡,英国政府需要做出选择。英国脱欧在经济上极具复杂性,会对欧盟成员国和其他地区产生一定的影响。以日本为例,日本对英国最大的投资是汽车制造领域,一旦英国脱欧并对进出口进行控制,将会给日本经济带来比较大的影响。就目前情况看,脱欧后英镑汇率下挫,整个英国经济增长目标有所降低,但尚未出现灾难性后果。英国脱欧的最终结局不确定性很大。
  对于美国总统大选,Paul Kelly教授主要谈了两个问题,一是猜测选战结果,二是新总统产生后对整个世界局势的影响。目前竞选双方都面临较大的麻烦,双方都陷入各自的丑闻风波,但是丑闻对选战的结果可能不会产生实质性影响,美国的选举体制不是简单多数的投票选举制度,而是由选举团人的选票最终决定结果。目前从选举团人的选票来看,希拉里・克林顿明显领先于唐纳德・特朗普。特朗普作为一个反叛性的人物,一直强调他要挑战目前的权威和精英的建制派,但其整个政策取向目前并不明朗,唯一确认的是他会着重处理美国的移民问题。Paul Kelly教授认为,特朗普是趋向保护主义的。在外交政策上,特朗普更加倾向于美国的独特性或者以美国的独自视角去处理国际问题。特朗普并非十分认同美国以往的国际联盟关系或利益集团上所谓的政策趋向。Paul Kelly教授认为,长期置身政界的希拉里在政策上比较明晰,她非常支持奥巴马重返亚太的外交策略,对中国和其他国家有时会采取鹰派立场。如果她当选,市场反应可能会比较积极,美元可能会继续上涨。希拉里对中国不是特别友好,如果希拉里当选,可能会继续发展与台湾和日本的关系,同时重建与菲律宾的外交关系。然而作为鹰派代表人物,也许希拉里会与中国发展某种建设性的关系。
  傅志华主任在总结发言时指出,在全球化的今天,任何一个国家的政治事件都有可能影响到区域,影响到全球。我们在研究中要注意和重视国际化视野和
全球治理的视角,在研究财经问题时也需要政治学视角的思考与借鉴。